今天終于鼓起勇氣講講多年前一件不堪回首的往事:
那年去漢.正街看老鄉,她做了一大桌菜招待我。
我滿嘴都是食物時,感覺吃到一顆沙子,吐也不好,吞也不好,于是謊稱想方便一下。
順著老鄉的指示,找到了廁所。剛進去我就忍不住吐了出來。
古詩云的不錯:誤入蓮花深處,嘔吐,嘔吐,驚起幾灘肥鷺……
這時伴著幾聲刺穿耳膜的叫罵聲,幾個大媽閃到了眼前就開始撕扯起來。那速度快的,我嚴重懷疑這幾個大媽是不是早就埋伏好的,就等著我摔杯為號!
后來大媽們心滿意足的走了,我在意識模糊中隱約聽到的是大媽忿忿不平的聲音:
偷看就算了,他還看吐了……
唉,挺帥一小伙子.........
好了別噴,我承認最后一句是我自己加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