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在倫敦,她在北京,朋友們笑他們,大學時候的異地戀變成了異國戀。她生日前一天,他問:“傻瓜,想要什么啊?”她說:“毛絨熊吧,你不在我可以抱著它。”他不說話。生日,他打電話:“你的毛絨熊到了。”她呆立在樓下,他站在遠處笑得像個孩子,他走過去,擁她入懷,一萬兩千公里,一個擁抱...這時候。一輛奔馳停在路邊,一中年矮胖禿伸出頭來:“畜生!放開你小媽!”